• 金蜜蜂独立网站平台
  • 更多
五年两亿部iPhone 用户成瘾 代价巨大
标签:移动互联 网络人生  阅读数:76 发表:2012-06-23 更新:2012-06-23
国外媒体今天撰文称,虽然iPhone推动了科技行业的发展,并带来了众多有益的贡献,但与此同时,这款革命性的产品却导致大量用户沉溺其中,不仅耗费了巨额金钱,甚至对整个社会产生了影响。[来源: 新浪科技 ]  
以下为文章全文:
沉迷iPhone
2007年6月29日,第一代iPhone上市。业界对这款手机赞赏有加,但同样不乏质疑之声:它售价高达600美元,而且没有物理键盘,电子邮件功能有限,甚至无法复制/粘贴。事后看来,当年质疑史蒂夫·乔布斯(Steve Jobs)和他的公司显然很愚蠢。苹果迄今为止已经在全球卖出了2.17亿部iPhone,不仅在商业和文化领域引发了变革,甚至改变了用户行为。根据贝斯泰医学中心(Baystate Medical Center)的调查,有76%的人表示曾出现过“幽灵震动”症状——也就是听到臆想的短信或电话铃声。科学家怀疑,这或许是随机的神经热或生化噪音所致。这原本可以经由大脑轻易关闭,但却被iPhone激活了。
“iPhone改变了我们与科技之间的一切关系,有好有坏。”心理学家拉里·罗森(Larry Rosen)说,他著有《i混乱:理解我们对科技的沉迷并摆脱它的束缚》( iDisorder: Understanding Our Obsession with Technology and Overcoming Its Hold on Us)一书。根据他的研究,在1980年以后出生的人中,如果无法每隔几分钟查看一下Facebook,约有30%的人会感到焦躁不安。还有一些人会时不时地摸摸口袋,以确定手机无恙。沉迷于这些微小而顽固的冲动,只能给我们带来稍许慰藉。“这种宽慰并不令人愉快,”罗森说,“这是一种沉迷的信号。”
巨大利益
这种沉迷并非对所有人都不好,至少对苹果及其合作伙伴有利。苹果的年收入已经从2007年的240亿美元陡增至去年的1080亿美元,同期的股价也上涨了近4倍。三星、富士康、AT &T以及其他苹果合作伙伴也都享受了iPhone带来的红利。苹果已经向应用开发者支付了超过50亿美元的销售分成,并且创造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移动市场,成就了一批Instagram这样的公司——从白手起家到价值10亿美元仅用时18个月。尽管蛋糕越做越大,但有些企业却被破出局:在iPhone发布的当季,诺基亚和RIM的手机收入合计为27亿美元。但如今,RIM正在与投行合作展开战略评估,而诺基亚也刚刚宣布了新一轮裁员。
苹果App Store的65万款应用为用户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服务,从数据处理,到血糖监控,再到儿童娱乐,可谓无所不包。iPhone的成功还带来了一些更为微妙的变化——“以用户为中心”的设计理念已然成为商业领域的流行语。而在iPhone诞生前,多数科技公司的主要着力点,还是吸引工程师和关注成本的IT主管。第一代iPhone的说明书只有区区几页。乔布斯倡导的这种极简美学理念影响了无数的产品和服务,从Jawbone的简约音响到Dropbox的文件分享,无一不受其影响。
负面影响
直到现在,iPhone的流行所产生的代价一直都没有引发太多关注。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。iPhone刚刚催生了一批全新的产品,但与老套的照片过滤器全然无关,而是一本本的图书,主要内容是探讨iPhone在生物学和社会学范畴所产生的影响。除了罗森的《i混乱》外,还包括格雷戈里·詹茨(Gregory Jantz)的《#成瘾:媒体、科技与社交网络的陷阱》(#Hooked: The Pitfalls of Media, Technology, and Social Networking)以及詹姆斯·斯泰耶(James Steyer)的《与Facebook唱反调》(Talking Back to Facebook)。尽管很多作者的主要担忧源于社交媒体,但智能手机却可以帮助人们随时在线。“iPhone好处是,我们可以全天带着它。”罗森说,“坏处是,我们可以全天带着它。”
在这场飞快改变行为的实时心理学试验中,人类沦为了小白鼠。在古腾堡发明凸版印刷机几百年后的今天,读写能力依旧匮乏。思科预计,到2016年,移动设备的数量甚至会超过全球人口总数。史密森尼艺术博物馆馆长伊利莎白·布朗(Elizabeth Broun)表示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很多喜欢去博物馆的人“不再近距离欣赏真实的艺术作品,而是直接研究起这些作品的照片。”科技历史学家爱德华·泰纳(Edward Tenner)称,移动天气地图催生了一批“风暴追逐者”,这给农村地区的警察带来了挑战,他们必须在公众撤离时应对这些不速之客。虽然新应用点亮了孤独症儿童内心世界的报道令人倍感欣慰,但有人因为沉迷游戏而被请下飞机的事件也让我们深感焦虑。
关键问题
关键问题是:iPhone究竟如乔布斯在第一代Mac发布时所说的那样,是“思维的自行车”;还是一根过于强大的拐杖,过度地“帮助”了我们的思维,以至于逐步取代了真实的人际关系?随着iPhone的性能越来越强,侵扰性越来越大,这个问题或许已经逐渐明了。今后几代iPhone“将帮你处理你想做的事情。”风险投资公司Opus Capital合伙人鲍勃·博切斯(Bob Borchers)说,他曾经为苹果规划了iPhone营销活动。“手机为什么不能更好地了解我的需要?下次我有15分钟空闲时,Siri会说,‘你想让我为你安排这段时间吗?’”
无论这种愿景令你兴奋还是恐惧,我们都要为苹果iPhone引发的这场革命付出巨大代价:设置流量上限的数据套餐。运营商已经取消了不限流量的套餐,迫使用户按照使用量支付带宽费用。据美国投资银行Sanford C. Bernstein分析师克雷格·莫菲特(Craig Moffett)测算,AT &T今年第一季度支付给苹果的费用高达30亿美元,甚至比该公司的网络投资成本还高。最终,决定戒瘾成本高低的,或许将不再是我们。(责任编辑:扬子)
评论
我要留言
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